清境一夏 地方特色活動的形成

  南投縣素以觀光立縣,而在近幾年的觀光產業,更是呈現突飛猛進的成長。從九二一地震前的每年350萬人次,到去年(2004年)為止,已經突破年遊客量一千萬人次,達到三倍的成長。這個數字的背後,不但象徵著休閒產業的迅速發展,更代表著老百姓所得與生活水平的提昇。而這一切,無疑是縣府、九二一重建會、文建會及各相關單位和地方產業的共同努力下,所創造出來的傲人成績。

2002清境一夏   南投縣十三鄉鎮市中,依據縣府交通旅遊局的規劃,大致分為六大旅遊線。包含中潭(草屯、國姓、埔里、魚池)、八卦山貓羅溪(草屯、南投、名間、中寮)、溪頭杉林溪(竹山、鹿谷)、觀光鐵道(名間、集集、水里)、清境廬山(埔里、仁愛)和玉山東埔旅遊線(水里、信義)。每一條旅遊線可以說各具特色,也分別在南投縣的觀光發展中,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。其中,「清境廬山」可以說是成長最快的旅遊線之一。從九二一地震前約七十萬人次,到目前已經接近二百萬人次的年遊客量,穩佔南投縣旅遊市場的五分之一強。尤其在九二一地震後,「清境廬山旅遊線」的穩定直線成長,也恰巧是整個南投縣觀光產業發展的縮影。

   南投縣位於台灣中心,是全台灣唯一沒有濱海的縣。中央山脈貫穿其間,成為南投縣最珍貴的山林資源。然而在另一方面,在大自然美麗面紗的背後,卻也同時隱藏著不可預期的無情與災害。

  1999年9月21日,相信是所有台灣人永遠難以忘懷的一天。凌晨1點47分,一場突如其來的天搖地動,震醒了多少沉睡中的人,帶走了多少無辜的生命,拆散了多少家庭,毀壞了多少道路、建築和房舍。截至今日,許多人回憶起那一刻,一定都還是心有餘悸。 九二一地震後,來自國內外各界的搶救與物資支援,以及後續「九二一 重建會」及各相關單位積極投入歷經數年的重建工作,如今不但地震的陰霾漸逝,許多地區在完善的規劃後,反而呈現出更為瑰麗的風貌。加上種種大型宣傳和促銷活動的推展下,造就了南投縣觀光產業發展的新契機。

清境一夏 帶動產業復甦

   「清境一夏」是南投縣各地方所辦理特色活動中,極具代表性的活動之一。2001年,清境地區積極推動災後重建不到一年的時間,第一屆「清境一夏」活動,就一炮而紅地吸引媒體和各界的目光。同年,清境地區遊客量即回復到地震前的35萬人次,創下災後產業復甦的奇蹟。2002清境一夏2002年的第二屆「清境一夏」,儘管花費不到第一年一半的預算,卻成功地延續其效益,吸引大量觀光人潮,創下2002年超過百萬旅遊人次的空前高峰。
  當然區域產業的長遠發展決不只是單靠短暫的促銷活動所能達成。「清境一夏」無疑是清境地區推動產業振興最顯著而具代表性的活動,然而在她成功的身影背後, 其實是縣府、九二一重建會、文建會和許多相關單位的支持,以及在地居民、業者長期對地方事務的投入與推動下,所創造出來的成果。

清境一夏的前身

  1999年6月,九二一地震尚未發生的前夕,縣政府在清境小瑞士花園辦理「雲之南擺夷文化節」,可謂清境一夏的前身。當時文化中心主任陳正昇早期接觸清境擺夷社區的淵源,傾力遊走促成活動的誕生。更由於縣府相關單位包含環保局、民政局、教育局、農業局、觀光局等相繼給予相當大的協助,加上許多居民的熱情參與下,雖然只有二個多月的籌備,這場包含了文物展、擺夷舞蹈、水煙斗展示和園遊會的繽紛盛會,也在歡笑中圓滿落幕,並且奠定了日後「清境一夏」活動的基礎。

清境觀光促進會的誕生

  九二一地震阻斷了清境地區持續發展的可能性。
   唯一的聯外道路(省道台14線)中斷長達數月之久,又面臨供水系統完全毀壞的困境。沒有水,老百姓連基本的生活起居都成了問題,更不要談主要賴以為生農業灌溉,以及逐漸轉型的觀光產業了。
  於是,一切只能從零開始。
  2000年,九二一地震後的隔年,當所有災區正逐步脫離地震的陰霾,清境地區卻面臨另一個更嚴苛的考驗。
  8月22日,〝怪颱〞「碧利斯」橫掃清境。當地農作物在一夕之間全數毀損,二十多家民宿遭到全毀或重創,居民失業率高達六成;而遊客,當然也望之卻步了。
   對許多人來講,九二一之後僅存的一絲希望完全破滅。只好紛紛出走,告別這一個〝曾經〞美麗的霧上桃源,尋找其他的出路。

   選擇留下來的人,體認到想要繼續生存,就必須讓整個區域的產業復甦起來;從觀光的角度來看,就是要讓遊客願意來到清境。而為了達到這個目標,必須集結當地所有單位、業者與居民的力量。大家清楚地知道,整體區域的發展,是無法單靠少數特定的人單打獨鬥所能促成的。也因此,整合當地產業的「清境觀光發展促進會
」於焉形成。
  2001年2月,「清境觀光發展促進會」在縣府及重建會的協助下正式成立。同時參與「中台灣觀光產業聯盟」(正式名稱為「南投縣觀光產業聯盟協會」),期盼在政府與民間的共同努力下,再創產業的契機。

無可取代的特色活動

   促進會成立後,積極結合「退輔會清境農場」陸續籌辦「淨山」、「清境擺夷族群基本調查」、「清境一夏」、「牛戀清境」等活動。其中,「清境一夏」是最主要的宣傳活動。
  2001年第一屆「清境一夏」,分為「高山藝文趕集系列」和「雲之南擺夷文化祭」兩大主軸。由東海大學伊志宗老師、高苑技術學院張惠蘭老師協助規劃,除了本地居民和雕刻大師朱銘的熱情參與外,同時邀請了二十多位國內外藝術家、六個表演劇團和街頭藝術家、大葉大學造型藝術系同學、東海大學景觀學系同學共襄盛舉。 為期近二個月的活動中,包含【自然與人文的對話─藝術聯展】、【街頭表演藝術】、【親子戲劇遊】和【擺夷文化祭火把節】等豐富的活動內容。
   清境觀光發展促進會創會理事長施武忠和「清境一夏」活動主推羅介鴻理事表示,清境地區最寶貴的資源,就是足以媲美歐美的原野自然景觀,以及獨有的異域孤軍和擺夷文化。也因此,結合自然的藝術展演活動,以及雲南擺夷文化祭,成為清境地區無可取代的特色活動。

高山金馬影展再創高峰

2002清境一夏  2002年「清境一夏」,由於經費相對有限,促進會決定由社區居民和業者自行規劃辦理。經過多次會議的熱烈討論後,決議保留「雲之南擺夷文化祭」作為文化活動的主軸,強調自然與藝術的部分則改為「清境高山金馬影展」。而開幕活動則彷如嘉年華會般,邀請台中市兒童吉他交響樂團現場演奏,各民宿餐飲業者祭出佳餚免費供應所有貴賓和遊客,社區家政班、清境國小、阿里山王子以及原住民的歌舞表演,在商業周刊總編輯王文靜的串場主持下,熱鬧地展開為期一個月的消暑活動。
中國時報記者謝禮仲,為「2002清境一夏」作了這樣的註解:

16部劇力萬鈞的金馬影展傑出電影
3場歡騰喜慶的雲之南火把節
3000公尺的群峰佈景
2000公尺的翠綠草原
難以計數的星斗天幕
源源不絕的合歡山天然冷氣
沉浸
清境獨享的 一夏清靜

社區營造創造區域共榮

 2002年,是清境地區產業發展的高峰。
   除了由清境觀光發展促進會主辦的「清境一夏」和清境農場主辦的「牛戀清境」活動更趨成熟外,台大梅峰農場的「梅峰桃花緣」活動也成功推出。此外,由文建會中部辦公室補助的「雲之南少數民族文化重建計劃」,協助成立「清境社區發展協會」,並且展開社區標誌甄選、基礎文史調查、博望新村社區入口壁畫、空間改善規劃、社造研習、社區觀摩、社區學苑、發行社區報、出版文化導覽手冊等十多項社區工作,也都展現初步的成果。
  在各種主客觀條件的促成下,2002年,清境地區創下年遊客量百萬人次的空前佳績。

產業發展的新課題

  2004年以後的清境,由於外來資金大量湧進,民宿數量暴增。其中不乏抱持投機心態者,他們缺乏社區意識,只顧自私地分食旅遊市場的大餅,卻渾然不在意這塊迅速膨脹的大餅正在消退中。「清境一夏」活動在失去重建會補助後能否繼續辦理?往後的「清境一夏」,又是否能承襲以往社造的精神,不致扭曲變質?實為當下所有清境居民與業者必須深思的課題。
  不管如何,「清境一夏」與「清境社區營造」的成與敗,都足以成為我們參考的借鏡。而故事,仍將繼續發展下去…

本文原載於《南投報導》第33期‧2005年06月

撰稿/葉瑞其 
 

 少數民族在台灣》清境擺夷 火把點亮異鄉情

            【聯合報╱記者紀文禮、呂天頌、劉愛生、田俊雄/連線報導】 2008.04.20 02:43 am    

 少數民族在台灣》清境擺夷 火把點亮異鄉情

住在南投清境的擺夷族李有寬、李秀珍父女,常應觀光客要求,表演抽雲南傳統水煙斗。
記者紀文禮/攝影

 少數民族在台灣》清境擺夷 火把點亮異鄉情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住在南投清境的異域孤軍後裔多有擺夷等滇緬少數民族血統,每年火把節穿上傳統服飾,表演別具特色的擺夷舞。
圖/清境社區協會提供  

      南投縣清境水擺夷民宿,女主人李秀珍與八十歲老父李有寬,常應遊客要求,表演抽雲南水煙斗,李有寬笑說,不只水煙斗,擺夷族的火把節早已成為清境吸引遊客的特色­觀光活動。

      「等三通後,南投清境的少數民族特色文化絕對是觀光賣點。」南投縣長李朝卿最近常跑清境,與當地業者座談,規畫少數民族特色觀光產業藍圖。

      南投縣去年舉辦跨年晚會,因經費有限,縣政府找滇緬少數民族表演節目,清境山頭當天湧入兩萬多遊客,民宿家家客滿,擺夷風味餐大賣。

      南投縣政府觀光處長洪文能最近邀港澳、新加坡、日本旅行業到南投三日遊,除了清境的高山美景,當地滇緬少數民族風情更是促銷賣點,其中,擺夷火把節被考慮納入縣­級活動,「大陸觀光客來台後,只有在這裡有別的地方看不到的滇緬文化」。

      擺夷族火把節原本在每年農曆六月舉辦,這幾年因配合清境觀光季,改在十二月登場,銜接迎雪祭,成功帶進大批遊客人潮。

      火把節當天,居民高舉火把,挨家挨戶傳承「照天祈年除穢求吉」習俗,營火烤豬、糯米巴巴、椒麻雞、香酥竹蟲等特色美食,回味無窮;擺夷孔雀舞、象腳鼓、戛光舞的­演出,更讓人目不暇給。

      抽水煙斗比賽是火把節的重頭戲,技巧不好的會咕嚕嚕嗆到水,十分逗趣。

      李秀珍的母親是擺夷族人,她說,當年異域孤軍在滇緬邊境打游擊,老爸李有寬和多數同袍都娶了當地少數民族為妻,擺夷占多數,還有哈尼、拉祜、苗、瑤、佤、布朗、­?僳等族,從節慶豐收的孔雀舞、擺夷風味餐、到農曆六月過年的火把節,都成為清境文化。

      李有寬說,四十七年前兩百多名滇緬孤軍攜家帶眷來清境開墾,現在連第三代都有了,人數增加到上千人,原本荒野的清境變成了觀光區,雲南老家的傳統習俗仍一代傳一­代。

      除南投,桃園縣也有兩萬多雲滇少數民族,滇邊聯誼會長王深根希望推動少數民族文化季,他認為,少數民族特色文化絕對可為地方觀光產業帶來畫龍點睛效果。

      妳阿卡 我洛黑 婆婆媽媽感情好

      【記者田俊雄/花蓮縣報導】在南投縣清境山區經營雲舞樓民宿的段玉琳,有個少數民族家庭,母親是雲南二十八個少數民族之一的洛黑族(音譯),婆婆是滇緬邊界的阿­卡族。

      段玉琳說,她的母親依莉瑪六十三歲,身體硬朗,最喜歡吃酸酸辣辣的口味。母親至今喜歡在洗完澡後穿著「籠基」(洛黑族母語),覺得很舒適。

      她說,父親在異域打游擊戰時認識母親,她出生六天,跟著爸媽隨國軍來到台灣,在南投定居;結婚後,才知道婆婆來自滇緬阿卡族,婆婆與媽媽的感情特別好。

      段玉琳的丈夫張亞方說,他聽母親說,洛黑族、阿卡族散居於雲南、緬甸、寮國邊界,人數甚少,民風敦厚、勤勞,靠打獵、種小米維生。阿卡族的男人愛穿寬鬆黑布長衫­,婦女的服飾則有刺繡、彩條裝飾,年齡愈大,頭飾愈複雜。

      每家各有自己的祖壇,到了十月秋收,全族舉辦豐年節慶同歡。家裡若有人往生,漢人是家人輪流守喪,洛黑族是全村族人齊集喪家,由喪家煮消夜供大家分享。

      【2008/04/20 聯合報】@ http://udn.com/

            哈尼族》縫鄉衣、種香料 錦灑留住雲南味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【聯合報╱記者翁禎霞/屏東縣報導】 2008.04.20 02:43 am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哈尼族》縫鄉衣、種香料 錦灑留住雲南味

 屏縣里港鄉信國社區住著多名哈尼族人,逢年過節穿傳統服飾,懷念家鄉。
記者翁禎霞/攝影
           

讀過柏楊小說「異域」,一定對滇緬邊境的金三角印象深刻。在屏東縣里港鄉土庫村信國社區,就住著一群從金三角撤退的義胞,他們被外界形容為「異域孤軍」,除了反­共游擊軍,還有傣族、哈尼族、拉祜族等少數民族,人數雖不多,族群卻最多元。

            信國社區分信國、定遠兩個自治村,住了七百多名滇緬義胞,除了雲南、廣西等漢人外,還包括傣族、哈尼族、瓦族、拉祜族、苗族、?僳族、瑤族等少數民族,傣族、哈­尼族人數各約二、三十人,其餘人數都很少。

            六十八歲的張慧英是哈尼族人,民國五十年跟著丈夫到台灣時才十八歲,不會說中文,家鄉的傳統服裝一件也沒有帶出來,後來還是自治村長張良芳特別到泰國買布料,才­靠著記憶縫製出家鄉傳統服飾。

            六十四歲艾珍與六十二歲劉玉珍是哈尼族姊妹,平常聚在一起,以哈尼族語交談,艾珍說,「再不練習族語,就真的忘了」。

            這裡因為少數民族人數少,沒有定期舉辦活動,他們把思鄉的情緒全展現在美食上,「只要端上酸酸辣辣的食物,雲南味就來了」。

            雲南美食重香料,當地民眾在屋前屋後種了不少香料植物,如皺葉薄荷、馬蜂橙、水蓼、刺芫荽等。

           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森林系助理教授陳美惠發現這些豐富的香料,協助當地發展滇緬美食,以「異域孤軍料理團」為主題,鼓勵社區媽媽組成雲南美食烹飪班,如酸筍高湯、­過橋米線、涼拌蕨菜、涼拌青木瓜、香茅雞湯,還有豬肉加上薄荷、水蓼、刺芫荽等香料做成的「錦灑」等,讓外地遊客吃得到道地雲南美食。

懷念順口溜…  牆畫18怪 走一遍唸一回

懷念順口溜…  牆畫18怪 走一遍唸一回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屏東縣里港鄉土庫村民梁宏才把雲南十八怪畫在社區牆上,吸引外地人佇足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記者翁禎霞/攝影
            走進屏東縣里港鄉信國社區,圍牆上的圖案,總令外地遊客忍不住停下腳步觀賞,因為,牆上畫的是「雲南十八怪」。

            什麼是雲南十八怪?壁畫的作者梁宏才住在信國自治村,母親是傣族,他說,十八怪是雲南的順口溜,多唸一遍,就多一分家鄉味。

            「雞蛋用草串著賣」,雲南因山路多,雞蛋以稻草包著再串起來,較不容易打破;「竹筒能做水煙袋」、「摘下草帽當鍋蓋」形容民眾生活習慣;「四季服裝同穿戴」,指­的是雲南氣候多變,四季服裝在同一個季節,都派得上用場。

            「老奶爬山比猴快」,形容當地婦女勤勞腳程快;「三隻蚊子炒盤菜」、「四隻竹鼠一麻袋」,形容當地蚊蟲、老鼠又肥又大;「石頭長到雲天外」形容石林風光,「袖珍­小馬有能耐」指當地牲口不大,但力量不小。

            「米飯餅子燒餌塊」、「常年都出好瓜菜」、「好煙見抽不見賣」、「茅草暢銷海內外」、「火車沒有汽車快」、「娃娃出門男人帶」、「山洞能跟仙境賽」、「過橋米線­人人愛」、「鮮花四季開不敗」,都是描寫雲南當地民俗風情,如火車沒有汽車快,是指當地地形崎嶇,現代交通工具未必有用。當地民眾笑著說,「在這裡已經找不到幾­怪了。」

            【2008/04/20 聯合報】@ http://udn.com/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景頗族》象腳鼓 銀包袋 十月歌舞意難忘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【聯合報╱記者劉愛生/桃園縣報導】 2008.04.20 02:43 am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桃園縣逍遙幫每年元宵、中秋聯誼,穿上少數民族服飾,圍著圓圈歡唱跺三腳打歌,快樂地逍遙半天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記者劉愛生/攝影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民國五十年,五十二名大陸雲南省景頗族人隨滇緬反共救國軍撤退來台,成為台灣景頗族始祖,其中卅人陸續在台結婚生子,最多時曾達兩百一十人,如今僅剩一百零九人­,成為全台超迷你的「少數民族」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每年十月底,景頗族開同鄉聯誼會,穿著景頗族傳統服飾,表演難得一見的「象腳鼓」,男士披掛獵刀、頭巾,拿著象腳鼓與銅鑼,女士穿戴銀飾,背著「銀包袋」,高聲­唱著目腦縱歌,大跳排排舞,鄉音重現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景頗族台灣同鄉聯誼會創會會長金國光說,景頗族源自蒙古真博族,相傳五億年前在蒙古唐努烏拉山,天上下凡的母繼根代是玉皇大帝三女兒,後世輾轉南下遷移,後來定­居雲南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剿匪戰爭後,國軍失利,渡海來台,景頗族人退往緬甸,成為游擊隊,後來五十二人被接到台灣,成為台灣景頗族始祖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每年聚會時,來自高雄、屏東、台北、台東等地的景頗族近百人參加,長老演奏由緬甸撤退時帶出來的象腳鼓,這在台灣已十分罕見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金國光表示,景頗族曾是善戰的民族,他們從小和大人一起上山打獵,肩背挎包、腰掛長刀、肩扛銅槍炮,十分威武;婦女善於編織,能夠織出數百種彩色圖案花紋,其中­以銀飾品最多,圖案多數是動植物的圖形,精美艷麗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金國光不久前返回大陸,申請海峽兩岸公證書,回台後向內政部爭取「正名」,恢復身分證上的祖籍。他希望子孫不要忘了自己是景頗族後代,就像台灣各族群保留母語文­化一樣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納西族、拉祜族、白族…  桃園逍遙幫 打歌來打氣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每年元宵、中秋,來自全台各地的大陸雲南、緬泰等少數民族,齊聚桃園縣龍潭鄉,他們穿上傳統服飾,表演故鄉「打歌」,分享家鄉美食,快樂地歌唱半天,暫解鄉愁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四年前,為了敘舊聯誼,這群散居各地的少數民族組成「逍遙幫」。大幫主趙乃馨表示,來台快五十年,始終無法擺脫少數民族的鬱悶心情,於是號召大家彼此加油打氣,­「單純聚會,大夥逍遙快樂」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逍遙幫會員近百人,每次聚會都超過兩百人,愈來愈多泰北、緬甸和大陸雲南省少數民族相約到場,穿上納西族、拉祜族、白族、擺夷族、央族、瓦族和侗族等自己家鄉的­傳統服飾,以母語相互問好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家鄉美食黑胡椒雞、薄荷魚、醃生豬肉、酸辣魚醬、涼拌木瓜絲、米乾和紫糯米飯等端上桌,還有自己栽種的野茴香、野韭菜、野芹菜等佳肴,加上自己調配的家鄉醬料,­塞進嘴裡那一刻,思鄉情緒一下子湧上心頭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雲南打歌好手李嘉德的父親是漢族、母親是瓦族,自幼在滇緬戰區生長,每次聚會他表演的「跺三腳」雲南傳統歌舞,總獲得如雷掌聲。他說,如今在台灣平安生活,「可­以快樂地跳舞歡唱,我已心滿意足」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【2008/04/20 聯合報】@ http://udn.com/

清境農場建立自救典範

清境農場建立自救典範《新新聞》周報830 期 文/鄭林鐘

 

 


你去過清境嗎?如果你10年前去過,強烈建議你毫不考慮跑去;如果你去年到過,奉勸你今年還要再去,而且未來的清境,值得你一去再去。

 

  道理很簡單,因為全台灣沒有一個旅遊點像清境這樣,辦個高山電影節、火把節,慕名而來的車陣就把公路擠到癱瘓;當地民宿假日時段現在就已經預約到今年暑假以後,即便非假日也經常莫名其妙地客滿;更不用說,7-Eleven和Starbucks也登堂入室,而後頭還有一拖拉庫高檔歐式花園別墅準備參與加入。統計資料顯示,清境的遊客量光是去年一個暑假就已達到100萬人,「青青草原」的門票在曾經有過一天一萬人的紀錄,看好清境商機潛力的休閒業者,去年投入了十多億的資金。清境,究竟有什麼魔力,能夠在這麼不景氣的年代,把四面八方的遊客和資金召喚上山?

兩個超級天災,危機變成轉機

  從南投埔里沿著中橫公路霧社支線(台14甲線)向上爬升,大約經過一個半小時車程,望見「海拔1748公尺」標示牌,你就抵達了目前台灣最火紅的高山旅遊點——清境。

  這個地方說來有些奇怪。早年行政院退撫會在這裡設有安置榮民的農場,種植蘋果、水蜜桃和高冷蔬菜,清境也就和清境農場、國民賓館、青青草原畫上等號;在那個國民旅遊還不是很興盛的年代,許多「四年級」應該都曾在這裡留下青春足印,紅極一時。後來,也許因為其他新興旅遊景點陸續出現,也許因為這裡除了農場還是農場,總之,清境旅遊開始逐漸走了下坡。

  在三年多前的921大地震,山腳下的埔里死傷慘重,清境雖然沒事,卻因路斷山封,苦熬了長達將近一年的「等口無人」。當災區逐漸回復生機,清境也準備重啟迎賓大門之際,竟又遭逢碧莉絲颱風的無情肆虐,再度墜入了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期。

成功的競合,是怎麼辦到的?

  所謂危機也是轉機,如果沒有兩次慘重的天災,也許今天的清境依舊走不出低迷。「天災地變給了我們很大的反省」,目前擔任「清境觀光發展促進會」理事長、同時也是見晴花園山莊主人的施武忠說,921地震之後,山上的人經過滿目瘡痍的埔里,都會感到自己還能活著實在是太幸運了,日子不能再隨便荒廢;因此在碧莉絲颱風把大家吹得東倒西歪時,原本處於競爭狀態的民宿業者反而生出一種團結的敵愾,彼此敞開心胸,攜手重建家園。

      從「競爭」到「競合」的轉變,是清境再紅的最大關鍵。

  2000年9月,施武忠和幾位從外地來這裡打拚的民宿業者,開始動念籌組一個觀光促進會之類的組織,用「地震歸零」的精神,重新思索如何「復興」清境。他們認為最好的、最厚實的方法,是把清境所有的旅館、民宿整合成「一個」超大型飯店,把旅客當成共同的客人,共同行銷,讓客人自己去選擇適合的住宿房型。而這樣的理想無法一步登天,必須從「社區認同」扎根,這,可是一個大大的問題。

  促進會的成員,絕大多數都來自外地,難免給在地居民一種「不就是來撈錢的嗎?」的印象,不太相信他們會對這塊土地有深耕的認同,為了扭轉這些印象,他們不但積極參與社區事務,也扶助在地人用現代化的管理經營民宿。2001年1月第一、第二周的星期天,他們更發起兩波大規模的淨山,動員媒體力量,號召了250位義工上山。第一周,當地民眾還多半帶著看好戲的心情袖手旁觀,可是在各家民宿業者挽起袖子帶頭動手、250位義工因感動而全心投入、最後清走400台卡車垃圾的情況下,居民們的熱情也被激發起來了,第二周,婦女送點心、攤販幫忙募款等主動參與都出現了,清境,開始成為「一個」堅強的團結組織,再紅一次的希望,看來就在眼前不遠了。

什麼都給最好的,感覺就會是最好的

  「在人最多的時候,辦最棒的活動,讓遊客帶著最好的感覺回去。」促進會理事、本身也是香格里拉空中花園的業主羅介鴻,說出清境再紅的另一個重要因素。

  由於清境農場曾經安置從泰緬邊界輾轉來台的異域孤軍,因此,極具特色的擺夷火把節、雲南風味小吃,已經成為大自然優色美地以外,近年來清境的另一個人文賣點。

  重點是,一樣辦活動,一樣做「事件行銷」,清境做得就是比許多地方出色。

  羅介鴻舉例,許多地區也會邀請知名藝人上山造勢,但是為了省錢和方便,他們選擇淡季或非假日舉行,結果因為時間的不方便,來客稀疏,心力幾乎全部白費。但是清境不同,他們要把最棒的活動在人最多的時候推出,搞「高山電影節」,選的都是熱呼呼的強片,而且題材都和高山有關;搞「擺夷文化節」,可樂、啤酒、烤大豬、烤大羊……統統免費,不要錢;草原遼闊、星光優美、空氣清爽,氣氛和海拔一樣high,而且一毛錢不用花,遊客哪有不心滿意足的?

  「我曾經對住房的旅客做民調,他們都說塞車很苦、很累,但是能夠上山來參加活動,『再苦再累都很值得』!」「事後每個人談起清境,嘴角都會帶著微笑!」

  那,會不會很「傷本」呢?「大羅」回答得輕鬆自在,他說,祇要大家有熱情,飲料可以找到廠商贊助,其他的經費祇要一家提供一天的住宿券出來義賣,就已經綽綽有餘。

自己出錢,力量最大

  說到出錢,「有出錢就有力量」,羅介鴻又透露了一套清境的「紅祕訣」。

  推動公共事務少不了花錢,促進會雖然也申請到政府的補助,但是絕不過度依賴,大部分的經費,都是業者自己拿出來,或是藉由義賣、贊助活動等努力募到的。

  花自己的錢,除了運用靈活、主導性高之外,還有一個極為關鍵的作用,就是業者對任務與使命的認同。因為有認同,才肯犧牲出錢、努力募款,但也就因為有認同,活動的凝聚力與熱力,自然而然就會升到最高點。

  「政府已經在日月潭花了30億元,我認為即使再花300億,還是沒有效、救不起來。」羅介鴻進一步分析說,「原因很簡單,祇要都靠政府出錢,或者是自己沒出錢,活動推起來就會沒力!」「因為活動和自己沒有關係!」

乳酪還在,就看你怎麼去發現它

  目前清境地區大約有30家左右的民宿,由於每家業者經營的房數不高,注重質量,包含國民賓館在內,總計才提供420個房間左右;如果把陸續興建中的民宿也算進來,到2004年底,大約可以增加到1500個床位。雖然房間數量一下子擴增了將近三倍,施武忠並不擔心民宿品質就必然會被拉低。「業者也不是笨蛋,如果祇是搶建亂蓋,難道他不會擔心未來客人不願上門來嗎?」

  清境「高山優質民宿」,已經在國內旅遊界闖出了名號,用不著打廣告,自然就會有客人登門。不過施武忠略顯感慨地說,清境地區共有147種鳥類,是世界三大賞鳥區之一,還有一條祇要兩小時,就能夠從山腳到海拔3275公尺(武嶺)的公路,可惜台灣高山旅遊風氣一直不夠興盛,他認為,祇要全體業者把清境的未來當成自己的未來,應該還很有發展潛力。

  施武忠謙虛地說,「我不敢說清境做到了台灣No.1,但這裡確實有許多台灣Only One」;羅介鴻則驕傲地表示,「就算清境的個別民宿品質不是台灣No.1,但總體平均起來,我們還是第一!」

  如果借用前陣子很紅的「乳酪」話題,究竟誰搬走了乳酪?那麼,清境的成功經驗告訴我們,其實乳酪還放在冰箱裡,祇是沒有被發現而已。(新新聞 http://www.new7.com.tw)